版图

达芬奇逝世五百周年 去法国昂布瓦兹皇家城堡朝圣达芬奇墓室 -凯时6

发表时间:2021-06-07 14:37作者:coco胡波


美丽的法兰西从古至今都不缺少浪漫,温柔的春风,抚慰着这个浪漫国度的新绿。年复一年,浪漫,从未缺席。2019年是法国文艺复兴500周年和中法建交55周年的重要年度,在卢瓦尔河谷的城堡里,关于法国皇室的浪漫情史,以及弗朗索瓦一世与达芬奇的传奇故事,已盛装准备来自全球的游人,从春花灿烂的季节开始,一探究竟。



卢瓦尔河谷 国王的土地


在距离巴黎一小时火车车程的中央·卢瓦尔河谷大区,有一条直通大西洋的美丽河流——卢瓦尔河。它是法国最长的河流,全长1020公里,其中有280公里的旅游线路,包括350座历史文物,全部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卢瓦尔河谷的景观,特别是它众多的文化古迹,表现了文艺复兴和启蒙时代西欧思想和创造方面的理想。它是昔日的法国皇家后花园,被称为“帝王谷”,也是历史人文与大美自然的完美结合。



中世纪堡垒、文艺复兴的王家城堡和宅院、田园诗般的庄园、蔚为壮观的大教堂……这些艺术奇迹在三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不断发展,并开创了被历史学家称为“法式生活艺术”的传统。弗朗索瓦一世、查理七世、达芬奇等人,独具慧眼地选择在这里安居。



而这片人杰地灵的土地,更是孕育了圣女贞德、巴尔扎克、乔治·桑、笛卡尔等在各领域名垂青史的杰出人士。如今,我们依然能从岩洞、文艺复兴城堡、中世纪堡垒、老城区、花园、修道院等建筑形式各异的景观中,见识到这种磅礴的文化气势······



如果要领略完整的法兰西风情,除了巴黎,一定要来卢瓦尔河谷。卢瓦尔河两岸的宫殿古堡,不但见证了法国皇室的浪漫,也留下了对法国文化和艺术至关重要的文艺复兴期间的传奇。2019年,标志着达芬奇在克洛·吕斯城堡逝世500周年,以及香波堡建造500周年的“达芬奇名垂千秋——法国中央·卢瓦尔河谷大区文艺复兴500周年”,在卢瓦尔河谷将会上演700多场纪念“文艺复兴”的特别策划活动,以及多条以“文艺复兴”为主题的专属旅游路线,无论是为情侣准备的浪漫之旅,或是为文青准备的文艺之路。优雅的卢瓦尔河谷,都将在今年绽放出不一样的的激情与浪漫。



弗朗索瓦一世与达芬奇


在卢瓦尔河谷城堡群中,除了为人津津乐道的皇室情史和后宫风云,主要聚焦在两个风云人物身上,500年间,从未消散。他们便是弗朗索瓦一世(françois i)和里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ci)。




关于弗朗索瓦一世,有很多传奇,他被称为法国文艺复兴之父,那标志性的侧颜和大胡子,不但为他增添了极强的辨识性,还带动了法国男士的蓄须风潮。酷爱文艺的他,在位期间大量修建博物馆与美术馆,扩建卢浮宫、修建枫丹白露,并将法语定为法国的官方语言,更从意大利大量收购米开朗基罗、缇香、拉斐尔等巨作回法国。甚至,还邀请达芬奇来到法国居住。



达芬奇的一生,有很多种身份,而人们更喜欢称他为“一生开挂的穿越者”,似乎只有这样的称号,才配得上他的才华。1516年,应弗朗索瓦一世之邀,达芬奇以64岁的高龄离开了意大利。他骑着骡子翻过阿尔卑斯山来到了法国,随他一起来的还有他非常重要的三幅作品,分别是《圣·让·巴蒂斯特》《蒙娜丽莎》《圣·安娜、圣母和圣婴》。



弗朗索瓦一世对达芬奇礼遇有嘉,他将自己童年居住过的克洛·吕斯城堡送给达芬奇住。并将许多项目交给他,如香波堡旋转楼梯的设计。迁居法国后的达芬奇,度过了生命的最后3年,并致力于完成他的发明创造。在克洛·吕斯城堡内,甚至有和弗朗索瓦一世居住的昂布瓦兹皇家城堡(château d’amboise)相连的地道,距离仅500米,方便两人随时见面。



甚至在两座城堡内,都有《达芬奇之死》的画像,画像的作者是安格尔等大师,当时也是法国皇室的宫廷画师。画像中描绘的内容是弗朗索瓦一世围在奄奄一息的达芬奇床边,送达芬奇最后一程。



画面中的两人,虽然即将别离,但能在彼此的面前告别,也算圆满。而事实是,弗朗索瓦一世并没有机会送达芬奇最后一程。据昂布瓦兹皇家城堡管理员说,当时这位国王正好有事外出,后人为了帮国王补上心中遗憾,才创作了这个系列的画作。



两人如此亲密的关系,难免引起后人无端揣测。而实际上,搬来法国居住的达芬奇已是60多岁的老人,而当时的弗朗索瓦一世国王只有20多岁。弗朗索瓦一世自童年起便失去了父亲,跟着母亲和姨妈长大的他,对父爱很是渴望。而他对达芬奇产生的感情,更像是儿子对父亲的尊敬。于是在当时,弗朗索瓦一世都称呼达芬奇为“我的父亲”。这个称呼,升华了两人的关系。



朝圣达芬奇墓室


虽然在达芬奇的弥留之际,弗朗索瓦一世并不陪在他身边,但这位重情义的国王,却将达芬奇的墓室,设立在了自己居住的昂布瓦兹皇家城堡之内。甚至,一走进这座皇家城堡,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安葬达芬奇的圣·于贝尔礼拜堂。这也充分说明了国王对达芬深厚的情谊。





圣·于贝尔礼拜堂在城堡内的一角,墙外便是四季川流不息的卢瓦尔河谷美景。小小的礼拜堂内总是人潮如织,很多热爱艺术的人来到卢瓦尔河谷,第一件要事便是来这里朝圣达芬奇。教堂因为小,并容纳不了太多人,但却见证了达芬奇与法国的缘分,与弗朗索瓦一世国王的深厚感情。




昂布瓦兹皇家城堡内的圣·于贝尔礼拜堂,因为埋葬着达芬奇而名声远扬,这座美丽安静的哥特式小教堂,可谓是达芬奇留在人间的最后作品。在外部看起来并不十分起眼的小教堂,内部却很有达芬奇的遗风。透过彩色的玻璃花窗照射进来的光,正好打在墓室对面的椅子上。想必在达芬奇刚离去的那些年,弗朗索瓦一世也许会经常坐在这条长椅上,和对面的达芬奇聊聊心里话,送去对他的追思。





因为小,圣·于贝尔更加安静,功能也相对集中。坐在墓室对面的长椅上,满室浓浓的百合花香,以及撒在墙上和墓碑上的花窗倒影,让这里的氛围既肃穆又温馨。




多年来,城堡一直为小教堂更换新鲜白色百合花,日复一日。而这美丽的花窗倒影和浓浓的甜香,也映衬了达芬奇的一生为这世界撒下的绚烂色彩。如果你恰巧来卢瓦尔河谷旅行,建议一定去这里朝圣一下大师,顺便参观一下壮美的昂布瓦兹皇家城堡。




诗情画意的昂布瓦兹皇家城堡


走出安葬达芬奇的小教堂,参观诗情画意的昂布瓦兹皇家城堡,这个弗郎索瓦一世曾经的家。这座城堡的建筑风格见证了瓦卢瓦王朝宫廷文化光芒的盛况和生机,弗朗索瓦一世在此度过了他的青年时期。数个世纪中,先后出现过许多有影响力的人物:查理五世、路易十四、未来的西班牙国王菲力浦五世、拿破仑三世等,都曾在这座城堡居住过。




城堡内的装饰,处处可见代表法国皇室的百合花纹饰。百合花因自身特质,历来都有高雅纯洁的人文含义。天主教把百合花看做是圣母玛利亚的象征,梵蒂冈把百合花定为国花,中国传统将百合花拟人为云裳仙子。法国皇家更是把百合花当做标志,出现在所有法国皇室有关的一切装饰上。




法国皇室的百合花纹,在设计上是统一或基本统一的。这种纹饰,不仅与法国皇室有直接关系,往往也和西班牙、英国、意大利、卢森堡等欧洲重要王室与贵族都有关。法国的百合花纹饰,开始于中世纪之前,直到1789年法国大革命。





除了达芬奇的小教堂内,城堡里很多房间也摆放着百合花,白色红色,各有各的美,但香气却相同,感觉置身城堡,香气总围绕在身边。王室奢华的宅邸和文艺复兴风格的家具,法兰西民族文化的精髓,在这里一一展现。






走出城堡,体验城堡的另一项服务,在城堡对面的一个露台,喝起泡酒,吃一点当地的小吃。城堡的工作人员甚至还会贴心地带来了一大篮百合花。让人无论置身何处,都有百合花的香气萦绕身旁。





在露台上喝着本地酿造的起泡酒,望着对面的城堡,阳光正好。绿草莹莹的草坪和灌木被修建得整整齐齐,即便已不是国王的家园,依然保持着皇家的骄傲。




在昂布瓦兹皇家城堡的庭院里,摆放了很多空的画框,人们可以通过画框,找到自己满意的角度,通过艺术的审美和角度,再次欣赏你眼中的城堡。这种设计,也传达出弗朗索瓦一世对艺术的热爱,让城堡内充满诗情画意。





另一个至高点,是城堡顶端的露台,在这里,可以俯瞰着脚下的昂布瓦兹小镇(amboise),这个小镇因为达芬奇和弗朗索瓦一世的传奇故事,变得不再平凡。



和其他城堡不尽相同的是,通过预约,可以在城堡专属导游的带领下,登上城堡的塔楼,这也是非常私密非常vip的体验。松纳塔楼是15世纪由路易十一世下令建造的,在不被打扰的塔楼上,充分享受私密的氛围,仿佛也有种君临城下的感觉。




在塔楼上俯瞰整个小城,眼前皆是美景,法兰西最美的河流伴着春风吹拂面庞。这是最好的季节,无论你身在何处……

弗朗索瓦一世国王和达芬奇的传奇故事被人世代传颂,在昂布瓦兹小镇,前来朝圣达芬奇的脚步从未停歇。



在今年这个文艺复兴五百年的重要年度,这里有很多庆祝活动。天气暖了,也该计划再去看看达芬奇了······




●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图文作品,均已自创作者处取得合法授权,小版公司享有对外展示、转授的权利。您在本网站购买相应的商品,若对内容未加更改,且完全遵照本网站使用说明及现行法律规定的前提下下载和使用,均不会侵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图文作品未经小版公司授权许可,禁止任何主体转载或商用,若有需要,请进行购买,否则小版公司将保留一切法律手段维护本公司的合法权益。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图文作品所述观点仅代表创作者本人,本网站不对内容负责。
本网站在线销售的数字化商品属于不宜退、换的特殊商品,您在购买时已经明确了解本网站销售商品的所有属性,一经出售概不退换,小版公司有权拒绝您的退货且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