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图

新西兰霍克斯湾 山海边的理想国 -凯时6

发表时间:2021-06-07 16:04作者:coco胡波


告别肾上腺素激增的陶波,带着素未平生的祖国同胞的祝福,我和elva继续出发。经过蜿蜒的山路,从陶波(taupo)自驾至霍克斯湾(hawke’s bay)。两个小时的车程,我不敢看手机,索性和elva唱起了我们最爱的coco lee。山峦叠障后,霍克湾的阳光海岸豁然开朗。在这片纯净的土地,我已完全做好了随时切换度假模式的准备。如果说陶波的刻骨铭心是肾上腺素带来的刺激,那霍克斯湾的难忘,是一种遇见理想国般的兴奋与感动。一群可爱的人和独特的生活方式,在这里落地生根。毛利人、艺术家、葡农、果农,都在理想的生活中尽情绽放着生命······



走,去破风,去喝酒!


霍克斯湾的阳光真好啊,温度好像也比陶波高一些。自驾来的路上就看到很多骑行的队伍,这项在当地极为风行的运动,既健康,又能较为完善地欣赏到霍克斯湾不同的地貌。骑行,实在是体验一个新目的地的好主意。



霍克斯湾的美景,从森林茂密的鲁瓦希尼(ruahine)山脉一直延伸到卡维卡(kaweka)山脉。这里的地势多种多样,从山区、陆地延伸至海岸,再到希利唐加(heretaunga)平原,形成了丰富的地貌。一条条宽阔的河流从这里奔腾着,汇入蓝色的太平洋。



霍克斯湾位于新西兰北岛东岸,名称沿用了霍克湾的旧称,是一个半环形的的大海湾,由玛希亚半岛(mahia peninsula)以东北,至拐子角(cape kidnappers)以西南,延伸100公里。由于日照时间长和地中海气候,霍克斯湾也成为新西兰最温暖、最干燥的地区。



这里的风是甜的,人们的笑容也是甜的,植物都因为日照充足,个头特别的大,动物对人类充满安全感。在美丽的自然环境中骑行,是件再惬意不过的事。在霍克斯湾的第一站,在车轮上,完全领略了什么叫真正的田园牧歌。



霍克斯湾的骑行服务很成熟,什么类型的单车都有。为了省劲儿,我选了电动两用单车。上坡时,可用电动助力。一路上,elva都对一边单手骑行,一边拿手机拍照的我很不放心,时时叮嘱我要注意安全,但此刻,我的心早已放飞。除了下坡,我几乎一路都在用电动,自然轻松逍遥。elva一直紧跟在我身后,常常喊“coco小心一点、coco慢点。”抵达目的时才知道,只有她和单车公司的领队一样,一路都在老老实实地自己踩。这就是可爱的新西兰姑娘。



作为新西兰18条超级自行车道之一的霍克斯湾自行车道 (hawke's bay trails),沿途遍布着充满田园气息的葡萄种植园和风格迥异的酒窖,以及令人心旷神怡的湖光山色。从新西兰国家自行车道(the new zealand cycle trail – nga haerenga) 到小型的非公路郊野骑行道,在新西兰,众多一流的骑行线路,绝对是骑行爱好者的天堂。



从阿胡里里(ahuriri)出发,前往北哈维诺(havelock north)。沿着marine parade一路前行,来到位于克莱夫(clive)湿地的图克图克河,这里有很多野生的黑天鹅。然后沿着图克图克河,前往繁华的北哈维诺小镇。周边聚集了很多酒庄,道路两边接连不断出现的金色葡萄园,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令人迷醉的光。




一路上,我都在向elva发问,新西兰人可以穿得如此运动地去酒庄喝酒,还带着头盔,骑着自行车?那喝完酒怎么回到骑行公司,难道要“酒驾”?带着疑问,不觉已经骑到了新西兰最古老的酒庄:传教区酒庄(mission estate winery)。



霍克斯湾是新西兰最古老的葡萄酒产区,以口感浓烈的霞多丽著称。品尝葡萄酒是霍克斯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里有新西兰顶级的葡萄酒庄。传教区酒庄是新西兰最古老的酒庄,自1851年建立以来,始终由同一所有者经营,其高品质的葡萄酒一直以来享誉盛名。酒庄拥有170多年悠久的葡萄酒酿造历史,而第一代创建者,来自法国。




在“葡萄酒之乡”霍克斯湾,葡萄全部由人工采收。采收后,不同园区的葡萄会分开破皮,然后再进行发酵。发酵完成后,葡萄酒会被置于法国橡木桶(大多数是新的)中熟成20个月。在此期间,酒液会经过混合。



1838年,一批法国传教士远道而来,在新西兰北部建立了马利亚修道会(marist mission)。1897 年,传教士们收购了占地800英亩的传教区酒庄。1909年,创始人史密斯(smythe)先生决定将原先的社区和大宅搬迁。在之后的近百年间,酒庄持续发展,在1998年通过了iso14001认证,直至2007年的生产线扩建,已实现了每年压榨葡萄2000吨的产量。



2012年,传教区酒庄的葡萄园延伸至马尔堡(marlborough)阿沃特雷(awatere)产区,拥有100公顷的园地,种植有长相思(sauvignon blanc)、黑皮诺(pinot noir)和灰皮诺(pinot gris)等葡萄。酒庄备受嘉奖的杰出的葡萄酒系列,包括庄园系列(estate)、葡萄园精选系列(vs)、珍藏系列(reserve)、宝石系列(jewelstone)和 休切特(huchet)。每年有超过十三万的游客,见证着新西兰葡萄酒产业的荣光。而古典优雅的酒庄建筑,也在穿越百年的时光里,依旧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告别了新西兰最古老的葡萄酒庄,骑行公司的面包车已经拉着拖车等在了酒庄门口,原来我们并不需要酒驾骑行回城。开车的是骑行公司女向导的先生,副驾上坐着他们的狗狗。和所有爱坐在副驾上的狗狗一样,它乖巧地望着前路,却也有见到生人的兴奋,不停摇着尾巴。望着窗外匆匆而过的金色葡萄园,感叹着霍克斯湾童话般的初印象。接下来的几天,一定会很棒。



理想中的山居生活


这次的新西兰之行,一路都有朋友向我吐露,如果要择一国终老,新西兰会是他们的dream home。更想以后在这片土地购置一个大大的dream house,度此余生。在霍克斯湾的三晚,入住位于北哈维诺的黑谷仓葡萄酒庄山涧庄园度假屋(black barn retreats),我想绝对是大多数人典型的dream house。



在新西兰,葡萄酒庄的功能性非常多元化,很多酒庄会在自家庄园中建造大型别墅,向外出租。还有骑行、婚宴、骑马、采摘葡萄、踩葡萄等一系列充满互动性和趣味性的活动。




有local小姐elva的推荐,我的新西兰之行自然不走寻常路。虽然晚上入住这里,找路口时确实费了点劲儿。但进入别墅后,着实让人惊喜。我们入住的这套别墅有三个卧室,当季房价每晚只需990纽币。超高的性价比,特别值得大家庭入住。




在满是葡萄园和橄榄树簇拥的山涧,绝世独立的大屋安静伫立。告别前些天陶波的艳阳,入住别墅的几天,霍克斯湾在阴雨中呈现出了另一番姿态。在蒙蒙细雨中,安静体会dream house对于我等在水泥森林中成长的繁忙都市人之意义。




给自己做了个早午餐,在露台的长沙发上,伴着温润的晨雨和bossa nova消磨时光。除了我的音乐,周边安静的只有风雨声,橄榄树在风中抖动着枝条,远处的山顶雾气缭绕,和天色连接一望无际,一只鸟儿在浅灰色的空中低低盘旋。



偶尔望见山角的远处途经而过的小小的汽车,心里小小兴奋了一下。果然是大城市里的“群居动物”,见到人总想扑过去聊个天。举起果汁的手上不知何时爬上了一只小小的蚂蚁,又一阵风吹过,打了个寒颤,把披肩又向上拉了拉……




elva从镇上的菜市回来了,“孤独”了大半天的我又见到了亲人。她带来了新鲜食材,还带着小小的花束,说起集市上卖花姐妹的故事,竟眼泛泪光。在新西兰,人们的价值观变得简单,没有物欲横流的诱惑,也没有勾心斗角的争抢。人们简简单单地去做真正喜欢的事情,并不计代价,也不做等量换算,喜欢就是喜欢。喜欢,原本是一种多么纯粹、简单的存在。



黑谷仓酒庄别墅的所在地,是新西兰重要的葡萄酒产区,霍克斯湾北部的哈维诺(havelock)村庄。在山峦和海边错落而坐的16座别墅内,日夜都被无限拉长。时光静好,在硕大的房间内,我和elva还是喜欢挤在大大客厅的一角,围桌而坐。夜晚的风雨拍打着落地门窗,女生间相互给予的温暖,点亮了夜空,蔓延了整个大宅。大多数时候,人的需要其实很简单。只是在新西兰这样的纯净之地,尤为明显。




天亮了。山谷脚下,小小的咖啡店刚刚开门。和上次来新西兰时所见的基督城(christchurch)集装箱商圈一样。山脚下的咖啡店,让冰冷的集装箱变得清新美好,充满活力。这家小店,承载了居住在这片山上的农户和居民的日常所需。




不一会儿,穿着雨靴的local们,陆续把皮卡车停满了咖啡店前的草坪。他们的车上挂着泥土,牛仔裤上也挂着泥土。抱着小宝宝的妈妈头发蓬松,只是简单地抓了个马尾。牧羊犬从后座上跳下来,摇着尾巴欢快地跑着,神采奕奕。今天的天气应该不错,一个崭新的太阳在雨后的霍克斯湾,渐渐露出了头。




就地取材的铁艺和木器,和山谷里的居民,让小小的咖啡店里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我喜欢新西兰人,首先便是他们的友善。对远道而来的亚洲面孔,他们总报以最真挚的笑脸和问候。甚至连咖啡和面包也在跟我们打招呼,是的,我听到了。




穿着雨靴的local在咖啡店汲取了满满的元气,便开始了一天的劳作。te mata fig无花果园的uncle murry带着孩子般的狗狗回到果园,这个由他们夫妻精心呵护的果园,不但是两人的骄傲,也是霍克斯湾的骄傲。




霍克斯湾以本地优质原生有机食材为荣耀,每个种植者都精心呵护着自己出产的优良品种。在温暖的地中海式气候的霍克湾,te mata fig培育出了23个品种之多的无花果,且每种都皮滑肉甜、粒大饱满。




每年的1月到4月是新西兰无花果的收获季节。新鲜的无花果是夏日最甜美的水果之一,掰开外皮,里面是果冻状的果肉,散发着诱人的甜香。无花果的果肉味美多汁,还伴着丝丝缕缕坚果的清香。这里出产的无花果品种多样,颜色不同的果子,有着不同色彩和口感的果肉。心形无花果不但是店里的logo,也是女生的心头好。




无花果不但好吃,营养也十分丰富,富含大量纤维、钾、钙、抗氧化物质、维生素和矿物质。除新鲜食用外,这里还有种类繁多的无花果制品,包括常见的糖渍罐头、果酱、果泥、糖浆、糕点等,还有可以当做零食的杏仁奇亚籽亚麻籽无花果能量棒,以及颇具特色的salame di fichi,一种用无花果干、坚果和香料压制而成的“香肠”,当地人喜欢拿它搭配山羊奶酪吃。




te mata fig的uncle murray热情好客,跟着他在果园里品尝了各种新鲜无花果,来到前店,一众无花果酱、无花果香肠、无花果糖浆等,也让人挑花了眼,尤其是无花果冰淇淋,让几个女生啧啧称赞。



在霍克斯湾的山谷里,第一次知道无花果原来有这么多不同的品种,也是第一次吃到如此甜美多汁的鲜无花果。一个质朴的老人和一条忠诚的狗狗,营造着理想中的生活。

和家人生活在一起,做喜欢的工作,便是新西兰人唯一的,也是最高的价值观,更是让生命变得无比珍贵的美好信念……



老爷车巡游 穿越时光隧道


霍克斯湾因装饰艺术建筑远近闻名,拥有充沛的阳光和肥沃的沿海土地,盛产上乘葡萄酒和美食佳肴。内皮尔(napier)是霍克斯湾地区唯一的城市,以休闲城镇和旅游胜地著称,市中心更有时间胶囊的感觉,人们华丽丽地生活在20世纪30年代的画风中。



内皮尔市与霍克斯湾地区拥有浓厚的装饰艺术文化,古董店、古着店遍布街道,店内随处可见盖茨比风的服饰,当地人为之趋之若鹜。每年二月都会举办的装饰艺术节(art deco festival),也是当今世界最著名的装饰艺术节。届时,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老爷车队和精心打扮的人群,会欢乐地相聚在这个沿海小城。在复古的建筑中,集体穿越。


1985年,装饰艺术信托基金在内皮尔成立,其目的是为了推广和保护目前公认的世界级装饰艺术建筑群。在信托基金举办的活动中,每年的亮点就是装饰艺术周。自从1989年开始,装饰艺术周已慢慢成长为一个国际性节日,每年吸引着4万多游客来到这里。



其实一直很喜欢上世纪20-40年代,在那个纽约的爵士时代,在那个人人对自我要求颇高的流金岁月,绅士和淑女们一丝不苟地装扮着生活和自我。而今天的内皮尔,正是由一群价值观和审美高度统一的精英组成,他们像是永远停在了那个摩登年代,用共同的审美和价值观,在现实生活中上演着不太现实的戏码,却又和谐地走出了一条情人敬佩的路。他们的日常,是行者眼中的远方,也是最想抵达的远方。



以“南半球装饰艺术之都”而闻名的内皮尔被公认为是除迈阿密以外,装饰艺术派建筑最为集中的城市。这座城是在1931年大地震后全部重建的,整个城市都带着浓郁的art deco风格。主要表现是建筑上的回纹曲线线条、金字塔造型,希腊古典柱式等元素,表达了当时权贵阶层所追求的高贵感。霍克斯湾还居住着许多国内外知名的艺术家,其作品陈列于遍布当地的众多美术馆与家庭工作室内。



乘古董车游览市中心是不错的选择,戴上夸张的发带或帽子,可以迅速也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欣赏独特的20世纪30年代建筑。或是去参观50家不同的美术馆与家庭工作室,亲自拜见艺术家并参观他们的创作环境,同时欣赏不同类型的新西兰艺术。穿着精致的老绅士,会细细讲述本地人的生活,在城市和海岸,探索内皮尔的历史……



可以自由地过理想中的生活,并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同类,这是多么幸福又幸运的事儿。而在新西兰,我见到了这种可能性。敬佩的同时,也夹杂着,感动……



生生不息 走进原生毛利家庭


毛利人是新西兰的主人,在这片纯净且热情的土地,会时刻感受到毛利文化的存在,一个民族的文化深深影响了整个国家的生活。霍克斯湾有一群原生毛利人,在他们的部落里,依旧保持着本民族的传统生活。他们在霍克斯湾纯净的大自然中繁衍生息,热情好客的他们,对来自中国的我们尤其友善,因为他们自认祖先是出自台湾地区的高山族。和海对岸的我们,本身同根生。




毛利人的碰鼻礼和纹面最为我们所熟悉,新西兰的毛利人对客人的欢迎仪式也很特别,简单却很有仪式感。这种“家庭式”的欢迎仪式,通常由女主人开场宣告客人来访,接着男主人会用宏亮的嗓音介绍毛利民族的历史和家族史,接着会齐声向客人唱起毛利人的传统歌谣waiata。最后,便是向客人行最重要的“碰鼻礼”,鼻尖对鼻尖,互碰一到两次,为远方的客人,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去霍克斯湾的毛利人家里做客,能了解悠远的毛利文化。多数考古学和历史学者认为,毛利民族是从库克群岛和波利尼西亚地区而来。也有学者认为毛利族及所有南岛语族的发源地最北可追溯到西太平洋的台湾,这在语言及传统建筑上有明确的证据。在18世纪末英国移民大举到来前,毛利人主要从事农业、渔业、狩猎、采集。毛利文化是新西兰的民族文化,反映在纹身、战舞、民间艺术上,他们擅长雕刻、编织,其中雕刻包括木雕、石雕,为毛利艺术之精髓。




在内皮尔的毛利浅滩,毛利族的hinewai cameron 夫妇已经一早等在这里。天然的优良海域,不但世代哺育着毛利人,还给霍克斯湾吐纳着最完美的生态环境。




浅滩上的海藻类植物各个是宝,每一样都登得上毛利人的餐桌上。在经过了欢迎礼后,我们换上雨靴,和cameron进到海滩,开始一场纯正的毛利人捕鱼活动。




换上红色波点的雨靴,终于也能像之前在山谷中见到的local一样。为了招待我们, hinewai和cameron夫妇前一天就开始准备食材。男主人去浅滩撒网,女主人在丛林中采摘制作毛利传统健脾胃饮品kawakawa的原料。




浅滩上的鱼趁着黑夜已经钻进了渔网,cameron毫不费力地在渔网中捡出了鱼,并熟练地在海水中杀鱼、清理鱼,引得漫天的海鸥霎时间聚集在海岸。物竞天择,多年的捕鱼经验让cameron知道鱼的习性,而生活在这里的海鸥,也懂得什么时候可以前来分一杯羹。




第一次来新西兰时是初春,当地人的抗冻能力实在让人钦佩。这次,在深秋的霍克斯湾,穿着短裤短袖在冷风中捞鱼的cameron,让穿着毛衣皮披着羊毛披肩还瑟瑟发抖的我,对新西兰男人的体魄再次竖起拇指。说着说着,cameron回过头说:“嗯,我还有个表弟没有女朋友,要不要介绍给你。”上帝保佑!看,他们不光懂得踏实生活、努力工作,还懂得幽默。




从浅滩上带着鱼获满载而归,hinewai已经将餐桌布置得漂漂亮亮。用原木做的砧板和鲍鱼壳取代了餐盘,前一夜采集的kawakawa原料取代了鲜花,伴在kawakawa茶的旁边,百分百纯天然的对称。cameron则迅速切换到了大厨的角色,开始在烤炉前像模像样地忙碌起来。




cameron把新鲜捕捞的鱼做成了两吃,还配上了从浅滩采摘的海藻。新鲜的海藻不但营养价值高,还给世代毛利人汲取充足的盐分。刚烤好的鱼鲜嫩弹牙,配着清香的海藻,每口都是原汁原味的霍克斯湾味道。偷瞄了一下大家的餐盘,没人在鱼上撒盐和胡椒,最多一点点柠檬汁,足矣。





新鲜的鲍鱼两吃,有原味和烧烤两种,毛利朋友的餐桌上是全部取自自然的好味道。有幸在霍克斯湾见到这么大的黑鲍鱼,还第一次见到从捕捞到制作的全过程。和中国人习惯将鲍鱼配合其他食材炖煮的做法不同,天生天养的毛利人,连鲍鱼这名贵的食材,也要吃原味。鲍鱼刺身口感紧实,嚼劲十足,边角处也有咬不动便囫囵吞下的情况。但鲜香的口感,刺身和煎制都让人回味无穷……





除了各种出自这片海域的海鲜,女主人还用红薯和当地野菜制作了点心。这一餐的每道菜都出自眼前的浅滩和海域,绝对是让我最难忘的新西兰味道。其中从采摘到压汁、熬制、过滤等工序,共花费了五个小时的kawakawa茶,始终让我念念不忘。在这样纯天然的环境中,和着阳光和微风,一顿新西兰毛利家宴,每道菜都充满浓浓的人情味。



席间,我向夫妇发问,什么是毛利人的信仰、价值观和世界观。他们的神是谁,他们信不信因果和轮回,他们活在世间是为了什么,他们的族人死后都去了哪里。cameron说,他本身不是毛利族,在认识太太之前,是典型的基督教,信天堂地狱一说。但认识太太后,也随了毛利文化。在毛利族中,人只活一世,人生在世,就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死后,也会变成能量,保佑这片土地和族人。



其实,hinewai cameron夫妇不但这样说,也身体力行地做着毛利族的榜样。在近三年的时间里,夫妻两自费徒手种植了7500棵树,带着三岁的儿子做环保,还在社交网络上呼吁大家多种树。为了传播毛利文化,两人还一手一脚创办了霍克斯湾“毛利文化体验之旅”,让更多来自全球的游客,直观地了解毛利民族。



“人,生来就带着生命力,为了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死后也会变成充满美好祝福的能量,护佑自己的家园和土地。”

在霍克斯湾的所见,更解构了这片土地之所以纯净的原因。生生不息的大自然,教会了新西兰人生活的本质,也赋予了他们博大的胸怀,和对万事万物的心存善念及感激之心。



如果有一天,我也到了需要择一城而居的光景。我想,我也会像身边的朋友一样,选择这片纯净的土地。因为经历了这次,我似乎更懂这里,也更懂了这里的人。

还有,要感谢elva。在漫漫旅途中,你的笑,始终真挚纯净,一如我在这片土地上所见的,一切美好。



hi,我这里夜深了,你那里天亮了吗?此刻的奥克兰,冷吗?


我有些想你。




●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图文作品,均已自创作者处取得合法授权,小版公司享有对外展示、转授的权利。您在本网站购买相应的商品,若对内容未加更改,且完全遵照本网站使用说明及现行法律规定的前提下下载和使用,均不会侵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图文作品未经小版公司授权许可,禁止任何主体转载或商用,若有需要,请进行购买,否则小版公司将保留一切法律手段维护本公司的合法权益。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图文作品所述观点仅代表创作者本人,本网站不对内容负责。
本网站在线销售的数字化商品属于不宜退、换的特殊商品,您在购买时已经明确了解本网站销售商品的所有属性,一经出售概不退换,小版公司有权拒绝您的退货且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