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图

跳伞蹦极直升机 新西兰户外天堂陶波 等你来战! -凯时6

发表时间:2021-06-15 14:06作者:coco胡波

如果每个人在年少时,都对自己许下过一份充满冒险的人生清单,那么你的清单上会有哪些项目?持续旅行、跳伞、直升机等,逐渐在我的清单里被划掉。而其中几个大项,都是在新西兰的户外天堂陶波一次性完成的。

相较于皇后镇的盛名,位于新西兰北岛中部山区的陶波taupo,是个更显local的度假胜地。这里不但吸引着年轻潮流的新澳户外达人,也是极限运动、人生清单的终极收割地。无论是蹦极、跳伞、直升机、喷气飞艇或是滑雪······来陶波,就对了



跳伞初体验 请一定留在新西兰


“我决定了。跳!不然铁定后悔!”

当新西兰的天空被抹上了一层粉红色的浓妆,我已抵达了傍晚时分的奥克兰机场。熟悉的清新甜味扑面而来,裹挟着上次新西兰之行的满满回忆,那是中土世界独有的空气里的味道。顺利和新朋友elva见了面,一个看一眼就知道很对的甜美女孩,注定了这趟旅程将会无比愉悦。

隔天一早,从奥克兰乘国内航线,飞往户外胜地陶波。看着窗外的大片云朵,脑子里不停盘旋的问题是,真的要跳吗?对一个刚飞了十几个小时红眼航班,只睡了五个小时便爬起来又接着飞的人,真的要在一落地陶波后,就要去跳伞了吗?但是,如果不去,我知道,铁定后悔!




elva在陶波机场的租车点拿了车钥匙,找到了在陶波一路相伴的座驾。“我决定了。跳!不然我肯定后悔!”相较于前一晚elva问我要不要跳伞时的态度,我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也许是一踏上这片令人心跳的土地,自然会做出一些疯狂的决定。因为这样的冒险也需要天公作美,当天的陶波碧空如洗,决不能辜负长白云故乡的美意。



陶波有好几家非常成熟的跳伞中心,我们选择的taupo tandem skydiving跳伞中心,距离机场只有五分钟车程。在跳伞之前,工作人员做了详尽的介绍,确定身体情况完全适合飞行后,便心甘情愿地签下了一纸合约。

这里通常的飞行高度有9000英尺(约合2800米),12000英尺(约合3700米)和15000英尺(约合4600米),12000英尺的自由落体时间只有40秒,而15000英尺的自由落体时间为60秒,之后的撑伞落体时间一样,均为四分钟。还有相应的摄影套餐,飞行员gopro自拍、独立摄影师跟拍等专业拍摄项目,价格透明,无任何隐形消费。对了,我选的顶配套餐中还赠送了一件纪念t恤,我选了最爱的桃红色。




穿戴专业服装的过程一定要认真配合,既然决定了要飞,就得为自己的安全负责,技术细节绝容不得半点马虎。墙上的电视循环播放着各国语言的飞行安全讲解,照顾到全球游客的需要,非常贴心。我们选的顶配套餐是15000英尺的高度,同行的游客也都选了这个高度,毕竟跳一次,谁会让自己留有遗憾呢。我和elva作为唯一的东方面孔,被幸运地分到了跳伞队长,elva又将队长让给了远道而来的我。




既然分到了队长,就得第一个跳。也好,总比到后面越来越怕强得多。飞行至15000英尺,需要20分钟时间,这个过程很是煎熬。起初心情还算平复,全靠自我催眠,但飞到一半高度时,开始了狠狠质疑自己的煎熬,我问elva:“我这是在干什么!真的要跳吗?我是在对自己做什么啊?!”是啊,我在对自己做什么?可是现在也不可能临阵退缩了。摄像师座在舱门的地上,灿烂地冲我笑,还指导我一会自由落体时别忘了做拍照的动作。看着他们如此镇定自若,我也放心了很多。




在我们来陶波的前一天,这里的天气并没这么好。做很多事都要讲缘分,五年前第一次来新西兰,也试了人生中第一次热气球。当时带我们的导游金迪,已经在新西兰度过了第18个年头,也曾专程带很多客人乘热气球,但都因为天气原因没能如愿。那次,跟金迪一起飞上了中土世界的天空,大家都很感动。而这次,迎接我的第一个日出,便是如此蓝天碧日,无云无风,实在是最适合跳伞的好天气。



想着这些,我倍感欣慰。飞机缓缓驶向目标高度,教练又在耳边重申了一遍等下的技术要点。双腿要在什么时候向后勾,双手什么时候能打开等等。很难想象,在这样刺激的千钧一发,我竟如此理智。双子座的另一个小宇宙大爆发,跳伞给了我全新的自我发现。




尖叫了几声,震惊了全机舱的同行,大家都笑着给将要第一个纵身一跃的我打气。坐在机舱边缘,我的摄影师尽责地叫我回头拍照,而自己已站在了起落架上。教练让我往下看,此刻我真心没这个胆,而正当我迟疑时,教练已经带着我纵身一跃。


咦,没想象中的怕怕啊。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自由落体的前二三十秒,你只会觉得气压过大呼吸困难,虽以接近20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划过天空,但丝毫不觉得害怕,只剩美妙!这速度,远不及我在美国奥兰多环球影城坐的绿巨人过山车的生理反应(想吐),也不及在国内蹦极时的绝望(感觉真的要死了)。我的专属摄影师实在厉害,能自由掌控飞行方向并能兼顾工作,有他真好。





渐渐调整好呼吸,我觉得已经成为了自己的超人,并能变幻着姿势,让专属摄影师帮我留下难忘的瞬间。在空中的感受,每分每秒都被无限拉长,那种自由翱翔云层之上的美妙感觉,你一定要亲身感受。一分钟的自由落体时间,在我的脑海中,美好、长存。随着降落伞绳猛烈地一下拉拽,教练放开了伞包,我正在云游四海的思绪也被一下拉回了现实。穿过云层,陆地在眼前逐渐清晰。脚下的陶波湖正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我心想,就算直接降落到这湖里畅游一番,也是极好的。



终于能够顺畅呼吸,我开始了醉酒般的傻笑和尖叫,这是狂飙的肾上腺素在起作用。教练示意让我接过伞包两侧的扶手,自己掌握方向。空中的速度极快,随便轻轻一拉,我们的身子便急速向一侧转去,犹如漂移。我有点晕车般的头晕,于是适可而止。就让我慢慢落体,慢慢感受着短暂又终身难忘的空中时光吧。



队长必然有过人之处,顺利降落,并没有让我的pp亲吻这片土地。肾上腺素还在周身乱窜,我开始不由自主地浑身发抖、话密,醉酒一般。回想上一次如出一辙的醉酒状,是在大学时期的蹦极后。回到室内,脱掉飞行服喝了杯水的功夫,我的视频就剪辑完成了。摄影师拿给我一个u盘,有剪好的近7分钟的视频,还有照片近百张。这服务,这效率,真心感人。



人活一世就是要精彩前行,所有飞扬在空中的梦想,最终都能绽放出最美丽的花。在新西兰陶波的第一个清晨,我完美地划掉了人生清单中,跳伞这个最重要的项目。不虚此行,铭记终生!

i believe i can fly! and i love new zealand !

tips

taupo tandem skydiving跳伞中心凯时6官网:https://www.taupotandemskydiving.com/

折扣:在这家跳伞后,可自动成为会员。报我的会员名字“bo hu”,可享受八五折优惠。



直升机俯瞰 寻找“伏地魔”


在陶波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惊喜和挑战,跳伞后的隔天,迎接我的是再次升空的好消息。一大早,陶波希尔顿的草坪上便拉风地停靠了一架直升机。幸运如我,原来它是来接我的。




toby从直升机上下来,耀眼的光披在他的身上。身高近190cm的他显得更加伟岸。toby是inflite陶波直升机的机长,他在新西兰相当有名,不光因为他精彩的飞行人生,还因为他曾帮助他的乘客,电影导彼得杰克逊,找到了《魔戒》的最佳拍摄位置。简直就是中土世界的大明星。




elva给我打了预防针,“toby可是很有个性的人呢”。当然,这样的大明星,一生持续飞行,深谙此地风土,怎会没有个性。还好,toby只对我展现了极其绅士的一面,全程笑容不缺席。能跟着toby一起探索电影《魔戒》中的神秘中土世界,寻找心中“伏地魔”可能会出现的火山,绝对是充满了惊喜的挑战。








我们的直升机渐渐驶出城市的边缘,建筑和公路被渐渐缩小,公路和河道也变成了优美的曲线。看似无章的自然中,也蕴含着相对的节奏感。在空中俯瞰这个世界,更觉得新西兰这个自驾胜地名副其实,这样的公路,或沿湖或密林,虽看不到尽头,沿途却总有美景相随。亦如人生之路。






脚下的陶波湖呈现着柔美的姿态,一个个小岛像散落其上的祖母绿宝石。toby的飞行平稳,我丝毫没有任何身体的不适。前阵子谢霆锋来新西兰拍摄《锋味》 ,也乘坐了toby的直升机俯瞰这片神秘且充满魅力的土地,并称toby的飞行是他至今最棒的直升机飞行体验。此刻坐在直升机上的我想,的确。






时间和自然是一对充满魔力的夫妇。他们即是能带给人们快乐的魔术师,也是满腹经纶的智者。他们谱写一首首充满哲理的诗歌,他们将世间万物捏成恰如其分的模样。时而将密林变成海洋,时而将海洋变成火山。而我们,是这首诗歌中的一粒微尘,一个符号。行万里路,更多的收获,是在自然和时间这对夫妇的臂弯下,懂得如何敬畏。






跟着toby在空中翱翔,翻越乡村、翻越密林、翻越一座座山峰。雪山顶上闪着银色的光,戴着墨镜也晃得眯上了眼。偶尔见得到徒步的队伍,在我们的视角里,像是雨前搬家的蚂蚁。我们互相挥手,成为彼此眼中的风景。偶尔又见到一些度假村和咖啡店,elva说那原本是滑雪度假村,当年彼得杰克逊导演拍摄《魔戒》时包下了整个酒店。而这座咖啡馆,也堪称是新西兰海拔最高的咖啡馆。想想这些徒步的人能在跋山涉水后见到这样一家咖啡馆,甚是温暖。像充满了希望的灯塔般的存在。




我其实很想去那家咖啡馆小座,试想置身其中,一定又会收获不同的感受。人生,需要多一些视角, 这是我时常提醒自己的,也常常以此激励自己坚定前行。所以格外珍惜每个可以给我不同视角审视世界的机会,所以当我听到toby说可以给我停在山巅小息,很是开心。




山上的风确实很大,吹过来凄厉、冰冷,卷着头发和披肩劈头盖脸。我顿时感受到了这个季节应有的新西兰,也想起了惠灵顿的风。稍事调整,望着远方的山谷和湖泊,像是拥有了整个世界。但此时的自己却格外放空,脑子里空空如也,没有惊叹,没有沉思,也没有任何人和事。这种状态不知是好是坏,但我知道,它很难得。于是我想,我深深地记住了这一刻。





这次飞行,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还是时间和自然这对充满魔力的夫妻。尤其是他们对新西兰这片土地,好像尤其偏爱。新西兰北岛最高的山峰之一陶波区中部的鲁阿佩胡火山现在仍然处于活跃期,当间隙喷发时,喷出的火山灰直冲云霄,烟雾弥漫。在山顶俯瞰这片神奇的土地,我在直升机上呼唤着“伏地魔”······



huka湖喷气飞艇 穿越密林与瀑布


和新加坡国土面积一样大的陶波湖静静流淌,汇聚成一个叫做泡沫的瀑布,又延续出一条叫做huka的湖。这里是飞鸟与鱼的天堂,野鸭和黑天鹅在这里悠闲畅游。不同于其他水域的同类,生活在这里的它们自有一套与人类相处的平衡法则。






说是深秋,但这样温暖炙热的阳光,也只能是在新西兰才能幸福沐浴到的。年轻人大多穿着短裤短袖,尤其是在陶波这样一个户外胜地。来到huka湖的标配行程是,先在泡沫瀑布周边的密林散步,让甜甜的空气填满你的身心,接着在密林中充满魅力的植物中发现生命的感动,最后去huka湖中乘坐喷气飞艇。

那些跳跃在阳光下的生命是如此鲜活,哪怕细小如蕨类或是苔藓,都有自己生命的轨迹。它们随着阳光,绽放。





蕨类是新西兰的代表植物,尤其是银蕨。所谓银蕨,是背后有一排排一颗颗银色种子的蕨类。在远古时期的毛利民族中,骁勇善战的毛利勇士,借用月光折射在银蕨背后的点点光亮,照亮胜仗回家的路。而在新西兰航空logo等代表国家形象的设计中,银蕨的叶子和初露(银蕨芽)也一直是最常用到的元素。全民热爱,我也一样。






新西兰的本地植物除了蕨,最常见的便是那些散乱妖娆的树,它们看似不成才,你甚至不知道它们的死活,但却在自然中有节律地生存着。哪怕只是一眼望上去,也是一个个浑然天成的艺术品。“哪有这么美的雕塑!”我常常望着一堆枯树或是伸向水里的枯枝发呆,直到发现elva和maggie已经走得很远了。





懂得和自然相处的新西兰人,也懂得如何在自然中构建天然的度假模式。百转千回之间,又不跨越边界,不破坏平衡,才能让每个踏足这土地的心情,都拥抱纯净与快乐。huka湖周边的宁静自不必说,徜徉其中,丝毫不觉得累,要说这样好走的密林徒步,真的可以多多益善。偶尔,还见得到毛利人将植物的叶子用手编成传统的花样。偶尔,还见得到远近闻名的三家度假村的湖景小木屋。



泡沫瀑布有个浪漫的名字,elva说当时拍摄《锋味》时,真应该让邓紫棋在这里唱一首《泡沫》。泡沫瀑布算不得大,却因为飞溅的雪白泡沫而得名。在这片水域,喷气飞艇是不可不试的极限项目。在徒步时,望着湖里的飞艇,便已种了草,于是一定要亲自尝试一下。



喷气飞艇这种由新西兰人发明的,原本为了运输的快艇,迅速在全球蔓延,成为使人趋之若鹜的户外项目之一。除此之外,由新西兰人发明的极限挑战,还有大名鼎鼎的蹦极。乘坐喷气飞艇时的技巧是一定要双手抓紧扶手,身子要用劲儿,可别让船长一个迅猛的原地360度大转弯弄湿了全身。elva说,谢霆锋当时从飞艇上下来时说了一句“我的内裤都湿了”。ok,这次我们和霆锋虽然坐的是同一条船,遇到的是同一个船长,我却幸运地没有湿身。



乘游艇钓鱼 在彩虹里追逐彩虹鳟鱼


当然,在陶波,并不是所有项目都那么惊心动魄,尖叫连连。连续两天被玩坏了的我的肾上腺素,也终于得到片刻的休息。乘游艇去陶波湖上钓鱼,在彩虹里追逐彩虹鳟鱼,寻找毛利图腾岩石。在香槟甜点和音乐中,躺在甲板上吹风晒太阳,听上去就这么令人向往。





码头上,克里斯的船安静地停着。见到中文服务,还有猫途鹰的logo,心里顿时觉得好踏实。“应该很好”,elva补充说,“是很好,克里斯是陶波湖最大的游艇服务公司,很专业。”太棒!当你诚心喜爱某地时,上天总会默默善意回报。





天公作美,我记住了这个穿着短袖还会热的深秋。我们的游艇渐渐驶向湖中心,马达搅动着水波,呈现出鱼尾的姿态。水波泛在空中,在阳光的召唤下,时而露出头的彩虹,惊艳了午后的时光。随着耳边滚动的风,我对着陶波湖尖叫。看,原以为本不需要的肾上腺素,又不自觉上线。




陶波湖在毛利传说中是北岛的心脏,是澳大拉西亚地区最大的淡水湖泊,整个湖的面积和新加坡国土一样大。它周围环绕着美丽的森林,火山和白雪覆盖的山峰,湖中心有一块毛利人工雕刻的毛利图腾岩石。周末的陶波湖上有划着皮划艇的年轻人,我们眼中的远方,却是当地人的日常。




关于这块矿山湾石刻,自有一段传说。相传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雕刻大师matahi whakataka-brightwell在跟随毛利长老学艺十年后,来到故土陶波湖,用一幅巨大的岩刻纪念这个时刻。在绕西湾前行的航程中,他看到了矿山湾的悬崖,并决定将它们作为自己施展技艺的大背景。


matahi决定雕刻一幅ngatoroirangi的形象。ngatoroirangi是一位富有远见的毛利航海家,引领图怀勒陶(tuwharetoa)和蒂阿瓦(te arawa)部落的毛利人在一千多年前来到陶波地区。为表达新西兰的跨文化特质,matahi还雕刻了两个较小的凯尔特设计形象,分别表示南风和美人鱼。

这幅雕刻作品超过10米高,历时四个夏天才完成,是matahi送给陶波的厚礼。在创作过程中,他和四名助手只在当地酒吧接受了顾客的零钱捐赠,用于支付搭脚手架的成本。这个岩刻作品已成为这个地区一个重要的文化景点,其清楚展现了代代相传的传统毛利知识和技能。






帅气的船长克里斯负责开船和承担起这片湖的颜值,在他的船上,可以钓鱼,可以开派对,可以过夜在甲板上看星星,也可以举办一场小型且浪漫的婚礼。细心的他为我和elva准备好了葡萄酒和水果甜点,准备好了五颜六色的鱼钩,让助手教我怎样成功钓到陶波湖的名产彩虹鳟鱼。五颜六色的鱼饵用羽毛缠绕,貌美得我都想改一下钩子当耳环了,还颇有点我偏爱的波西米亚风的感觉。




彩虹鳟鱼的身上真的有彩虹!克里斯的助手在船上摆好鱼竿,放杆进湖里,等着鱼饵上钩。陶波湖常年生活着各种鱼类,以彩虹鳟鱼最多。其实,对我这种急性子的活跃分子来说,钓鱼是真的磨练性子。当你眼看着一动不动的鱼线开始跳跃时,较量才刚刚开始。




第一次钓鱼,也开始渐渐感受到那些之前完全不能理解的乐趣。通过放杆、收线等一系列动作,你才清楚形象地看到,什么叫做欲擒故纵……当发现自己斗智斗勇费尽心力钓上来的是这样一条大鱼时,我们又忍不住尖叫,笑声萦绕在陶波湖的上空。






返程时,已是黄昏,这样一个美好的午后,承载了太多收获,感恩着陶波对我的厚爱和馈赠,和新朋友拥抱惜别。金色的阳光洒满湖面,陶波虽不是海,在我心中,却比海更情深,比海更宽厚。




城市壁画 勾勒年轻的心


除了所有你能想到的极限运动,陶波还是个貌美悠闲的湖景小城。充满艺术感的城市壁画涂鸦墙,遍布小城中心的主要街道,内容也大抵与这座小城的自然、文化等相关,当然也有代表东方文化的太极和京剧脸谱。因为陶波和苏州是姐妹城市,且已经,十年……




很多城市都有城市壁画,印象比较深刻的自然是漫画名城布鲁塞尔。陶波没有欧洲的老房子,一派欣欣向荣充满活力的小城,似乎和城市壁画更加相衬。游走在这座城里,你甚至会有一种想要随时唱歌跳舞的自如感。就像我和elva,经常会一边打着响指一边扭着胯,齐声唱起cocolee的那首《真想见到你》。路人见到我们,也是友好地报以微笑。看,这感觉多好。人与人之间毫无芥蒂,就像人和自然之间的完美和谐。所谓纯净,就是能让你发自内心的笑。




藏在飞机仓里酷酷的麦当劳成了陶波的地标之一,很多人慕名而来打卡,好像也是全球独一无二的所在。还有细腻如井盖上的鱼形铁艺,它提示这个井盖下的水和陶波湖相连,这个井盖的干净和安全,足以影响到鱼儿们的健康。



吃住在陶波 最纯净的新西兰味道


沿湖而建的陶波是个小城,聚集了喜欢挑战自我和户外运动的年轻人。和皇后镇相比,这里并没有那么的国际化,而正因如此,也多了些浓浓的人情味。当地朋友maggie盛情邀请我们去她家餐厅作客,尝一尝陶波人的日常早餐。的确,这次新西兰之行,是这些年旅行中绝无仅有的,一餐酒店早餐也没吃的行程。一大早钻进咖啡厅,和当地人一起吃早餐,真是奇妙。




一杯咖啡,一份煎蛋,一份甜品,满满的幸福滋味在身心徜徉。要说这里local的程度,是那杯浓浓的咖啡香。maggie家用的咖啡严选当地咖啡豆,每一杯都是现场制作,这一点,从走进餐厅开始就能闻得到浓浓的咖啡香。




maggie的餐厅不大,却出售着最幸福纯净的陶波滋味。一家三口,丈夫做主厨,女儿偶尔会来店里帮忙,落座的也几乎都是相熟的街坊邻居。而就在这样一家小小的餐厅,却吃到了最幸福的陶波滋味。一米阳光照在咖啡上的一瞬,和我从直升机上跳下的一瞬,是否有本质的区别?在我看来,只要你用心铭记,就毫无差别。





这两天住的希尔顿陶波酒店,是个犹如仙居般的存在,也是我唯一住过的度假村式的希尔顿。酒店在城市边缘的山坡上,座山面湖,望得到一望无际的蓝。泳池和spa水上乐园,是当地家庭的最爱。我住的一层房间,有大大的阳台,面湖的景致美如仙境。那天toby开直升机来接我,就将直升机直接停在了我阳台前的空地。好像,在新西兰这样纯净的天地间,什么事清都有可能发生。




跟克里斯钓鱼那天,我和elva载着那条大大的彩虹鳟鱼回到希尔顿,请酒店餐厅大厨帮我们处理,晚餐时,两个女生面对着一条硕大的鱼,不知如何是好。虽然真的肉质紧实,十分鲜美,但最终还是没有吃完。


第二天,我们装车,准备离开陶波,去往下一站霍克斯湾。在酒店大堂遇到了几个国人,先生们绅士地主动帮我们把箱子搬到车上。然后小声询问:“两个女孩,就这样自驾走了?嗯,有点厉害。”是的,在新西兰,正如elva为代表的独立女性,上天下海无所不能,自由独立,却也纯净甜美,内心永远绽放着一朵大大的向阳花!这正是重游新西兰,带给我更为深入的感受。



没有高楼,没有城市森林,没有快节奏的生活,却有生生不息的纯净美好。新西兰是上帝如此眷顾的乐土,一切都纯净地好似不真实,可迎面而来的万事万物,又都笑得如此真实,空气里也散发着使人充满平衡感的能量。


大自然是个默默讲述哲理的智者,万事万物的循环往复,在生命和时光的长河中,悄悄流淌。不过,只要你愿意捕捉,总能发现蛛丝马迹。纯净,是所有物种与生俱来,却也最容易弄丢,但最终仍会穷其一生的终极追求。重回中土世界,感动仍时刻常伴左右。



离开陶波,我和elva的旅程却没有结束,在暖暖的深秋,我和elva的笑声,洒满了长白云的故乡······




●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图文作品,均已自创作者处取得合法授权,小版公司享有对外展示、转授的权利。您在本网站购买相应的商品,若对内容未加更改,且完全遵照本网站使用说明及现行法律规定的前提下下载和使用,均不会侵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图文作品未经小版公司授权许可,禁止任何主体转载或商用,若有需要,请进行购买,否则小版公司将保留一切法律手段维护本公司的合法权益。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图文作品所述观点仅代表创作者本人,本网站不对内容负责。
本网站在线销售的数字化商品属于不宜退、换的特殊商品,您在购买时已经明确了解本网站销售商品的所有属性,一经出售概不退换,小版公司有权拒绝您的退货且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