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版 图

磁器口300多年的院子里,喝盏“盖碗茶”,体味老茶馆那厚重的历史 -凯时6

发表时间:2021-07-29 13:55作者:七月木木

说到茶馆,一般人首先更容易想到的可能是成都。但实际上,重庆的茶馆数量曾经比成都多。

自古重庆城就有“城门多、寺庙乡、茶馆多”之说,对于重庆人,爱好喝茶是传统,他们早晨喝、晚上也喝,谈生意喝、调节纠纷也喝,而且都爱“坐茶馆”。

旧时的磁器口,是重庆有名的水码头和货物集散地,劳动人民多,因此茶文化也没那么多休闲雅趣,而是一派市井风范:喝的是沱茶、老荫茶,茶具用的是盖碗,坐的是木制方桌、高脚椅,人们下了工,满头大汗地到茶馆里泡杯茶解渴,边往嘴里灌,这就是老重庆人喝茶的常态。然而,随着旧城改造和新城的日新月异,很多老茶馆已经渐行渐远。

一个春夏交替的时节,磁器口上上下下的青石板路上走得浑身大汗,误打误撞走进了磁器口巷子深处这家百年老茶馆:翰林旧居。在300多年的院子里喝盏“盖碗茶”,体味老茶馆那厚重的历史底蕴。

没曾想这份偶得,竟是一栋300多年老宅里的茶馆。一走进院子,清幽、古朴的味道扑面而来。门口,挂着“翰林院”的典故、“翰林黄钟音旧居简介”。门楣上,“清代翰林旧居”、“龙隐书画社”几个大字,顿时会让你有穿越回清代书香门第般的错觉。

  “一门三举子,五里两翰林”,为何取名“翰林院”,因为出了两个翰林学士。

翰林院,名字听起来挺震撼,以为哪朝皇帝将国家机关设在磁器口了呢!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座翰林院编修住过的旧居,磁器口的翰林院是当时读书人向往之地。如今只存一个中庭和一个内庭。中庭里有两棵老树、一丛蒲葵,几把竹椅,颇有雅韵风情。

触摸翰林旧居的前世今生,300年建筑遗风,每块砖石都在诉说故事。

两边的老瓦房围合而成,像个四合院,几十年的泡桐树,棕竹、桂花等盆栽,将院子装点地愈加幽静。这个房子是明代后期建成的,明代的建筑不讲究雕梁画栋,更多强调的是实用、简洁。年代久远的建筑,尘封着岁月,门柱亦沧桑又韵味十足。

粗壮的门柱因为时间流逝,有了一点斑驳但却依旧坚固,柱头下边的石头却已风化不少。抬头一看,“老地方”的牌匾闯入眼帘,顿时让人倍感亲切。书画室里,一幅幅书法、书画透着浓郁的文化气息。

老院子里的老板虽然已经年逾古稀 但依旧分外热情,为每一位到来的客人准备最地道的盖碗茶,讲起茶馆的岁月时光。老地方茶馆,央视节目《远方的家》的拍摄地,院子的墙上,有曹老与央视主持人敬一丹的合影。

  “喝茶对老重庆来说,不光是休息,更是一种生活。”

比起成都茶馆,重庆的茶馆还承担着许多喝茶聊天以外的功能。走进磁器口“老地方”茶馆,老板说,老重庆的茶馆里面有很多江湖规矩,比如盖碗茶的盖子揭开搭在托盘上,堂倌就会过来倒水;如果客人有事需要暂时离开一会,不会太长,就在茶盖上放个随身的小物件,老板会把座位给你留着;要走了,把盖子倒放进茶水里,堂倌就会来收拾;无论如何不能把盖子倒扣在桌面上,那是骂人的……这些规矩看似繁琐,但常去茶馆的必须学清楚,一旦搞错,遭鄙视是小事,有时还会惹出麻烦。

“现在没人讲这些规矩了,都是随便乱喝,老板说,这些老茶馆的习俗,如今只能在摆龙门阵时当做故事来讲。“喝盖碗茶的人,无论身份贫富贵贱,只要你爱那种闲适氛围,爱那种市井味道,便足矣。像名人,徐飞鸿、郭沫若、吴作人、冯玉祥等,都来瓷器口喝过盖碗茶,而这一盏盖碗茶,更是备受普通大众所喜欢。”

没有豪华高档的装修,不需刻意的点缀,在巷子的小角落,几张木质长方桌,几把竹躺椅,一把有历史的小铜壶,几套古朴的茶具,一群享受生活,打发时间抑或畅聊古今的老人,长长的胡子里长满了故事。七月木木七月木木

老地方茶馆,闹中取静的小院,盖碗茶、竹椅子,值得坐一坐。时光静止于此,只剩风润茶色。

凯时app的版权声明: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图文作品,均已取得合法授权,北京小版科技有限公司享有对外展示及转授权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