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图

走进那乃族村 探访韩庚的赫哲族同源族人 -凯时6

发表时间:2021-06-17 13:35作者:coco胡波

俄罗斯那乃族村 与赫哲族一江之隔的同源兄弟



一条孕育了黑土地的美丽河流,江这头的人叫它黑龙江,江那头的人叫它阿穆尔河。


一个神秘的民族,国界线这头叫它赫哲族,国界线那头叫它那乃族。


一江水隔开了两个国家,但江两头的赫哲族,始终说着同样的语言,保持着同样的生活习惯和信仰,他们都信仰萨满教,相信万物有灵。

江水和国界线虽然将他们分割,却始终割不断那一腔同源的血脉。


那乃博物馆 鱼皮衣和萨满教的秘密


俄罗斯的那乃人即是中国的赫哲族,赫哲族是个跨国民族,在俄罗斯境内有赫哲族人口2万余人,当地人称他们为“那乃人”。在我国,赫哲族主要分布在黑龙江省同江市、饶河县、抚远县。少数人散居在桦川、依兰、富锦三县的一些村镇和佳木斯市。


根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赫哲族人口数为5354人,这其中就包括了极符合少数民族能歌善舞特性的帅哥韩庚。


这是个擅长捕猎和捕鱼的彪悍民族,也是个能歌善舞的浪漫民族,更是笃定万物有灵的友善民族。他们有独特的鱼皮衣和自己种族的语言,即便没有文字,祖祖辈辈口传心授的老故事,一直都流传在江两岸的族人之间。



那乃族博物馆在村口处,这里算是整个村落的文化中心,集中了学校、小礼堂、医院和博物馆。几个正在休息的孩子成了众人的焦点,我们一行人“长枪短炮”地对着孩子们狂拍,我一边指责着大家太过暴力,一边加入了暴力的队伍,真是汗颜!不过孩子们并没有对我们的“暴力行为”感到难堪或不自在,反而很有表现欲地任我们拍。



在草坪上突然摔起跤的两个孩子,少数民族野性勇猛的性格从小就可见一斑。我仿佛看到了深山老林里的捕猎能手和大江大浪中的捕鱼健将。两人经过一轮比试,起身后并没有任何不悦,反而勾着肩扶起各自的自行车走了。



一进门,琳琅满目的手工艺品让人走不动路。这个那乃族的圆脸娃娃非常可爱,像极了我们见到的那乃孩子。




手造的羊皮鞋和挂件,很受女生的欢迎,价格非常亲民且保质保量绝对手造。







那乃人的图案艺术非常发达,他们常常在用鱼皮、兽皮制作的衣服、鞋、帽、被褥上,绣制各种云纹、花草、蝴蝶及几何形图案等。在餐具、桦皮制品上雕刻各种二方连续纹样、云纹、山水、花朵、鸟兽等,形象生动,造型美观别致。尤其是日用品上的彩绣如“雄鸡衔花”、“花篮与莲藕”等图案,构图新颖别致。



受满族服饰的影响,那乃族女人的服饰感觉有点像旗袍,腰身稍窄,身长过膝。袖管宽而短,没有衣领,只有领窝。衣裤肥大,边沿均有花布镶边,或刺绣图案,或缀铜铃,显得光亮美观。同时她们还喜欢在衣服、披肩、腰搭、帽子、裤腿等处用彩线刺绣的花纹、图案更为精美。传统的那乃族姑娘梳一条辫子,已婚妇女和寡妇梳两条。年纪大的戴耳环,年轻的戴耳钳,并都带镯子。



博物馆里用鱼皮做的短靴,另外还有鱼皮套裤,男人穿的上端齐口,裤脚下沿镶黑边。冬天穿上狩猎可以抗寒耐磨,春秋穿上捕鱼可防水护膝。此外那乃人还曾用鱼皮做裹腿、围裙、手套等。用鱼皮制作的衣服是乃那族服饰的一大特色,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鱼皮衣已经退出了江上的江湖,只能在博物馆里见到。



桌上的小木屋是早年间那乃族人居住的房子,高高的柱子将屋子垫高,不但避免了野兽攻击的危险,也更有利于干燥和通风。



原始的那乃族人的生活用品



在这片土地上出土的捕猎工具



那乃族人捕鱼的工具和当地特有的蝴蝶的标本



博物馆里的赫哲族分布图,据史料记载,赫哲族可追溯到6000多年前的密山新开流时。



这个面善的老奶奶是那乃族村里的首富,她带动村民养蜜蜂卖蜂蜜,致富后为村里做了不少建设和贡献。



赫哲族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这一点,即便是在城市里长大的韩庚,也有血液上的相连。到了俄罗斯这头的那乃族也不例外,他们的民歌有10多种,内容涉及生活的各个方面,有喜歌、悲歌、古歌、渔歌、猎歌、礼俗歌、情歌、摇篮歌、叙事歌、新民歌等。妇女爱唱“嫁令阔”(类似于民间小调)老头爱唱“伊玛堪”。“伊玛堪”是种民间说唱文艺形式,类似于北方的大鼓,形式具有史诗的特点。皓月当空,篝火通明,赫哲族村屯充满了欢乐气氛。



那乃族信仰萨满教,笃信万物有灵,对山神、河神、树神等自然之神处处小心敬奉。在宗教仪式活动上,也不能离开歌舞这个与神沟通的媒介。




作为少数族裔,江这头的赫哲族一直享受着国家对于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而江那头的那乃族,也经常得到国家相关机构和人士的探访。



这是参观那乃族博物馆时让我最好奇的一个角落,一个小小的桌子上摆放着很多日本人的名片和日本人留下的资料。我问博物馆讲解员,她只说村里每年都会有日本人探访,每次还会留下点资料或是墨宝,但村里人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来。回国后我根据资料上的介绍找到了日本的网站,原来这是一个关注亚洲少数民族生存状况和民族文化的npo组织,他们成立的20年间,每年都会组织探访亚洲少数民族,希望通过自己的传播,让更多的日本人关注他们的现状。

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很多日本学者来到中国赫哲族聚居地和俄罗斯远东那乃族聚居地进行调查,撰写了许多著述。奈良国立文化研究所主任浅川滋男教授在1995年至1996年曾三次访问黑龙江,回国后撰写了长篇调查报告《东北亚通古斯满语诸民族民居历史调查研究》;千叶大学文学部获原真子教授多次来到我们先在在的哈巴罗夫斯克那乃区进行考察调研,著有《那乃人的英雄故事》等。东京外国语大学外国语学部风间伸次郎教授,曾经连续10年近20次来到这里采访,著有五卷本的《那乃族的故事传说》。1991年,北海道新闻社出版了《虾夷锦的来源》一书,反映了中国赫哲族和俄罗斯那乃人聚居区的某些真实情况。


关注那乃族和赫哲族的国外学者,除了日本人,还有前苏联的那乃族学者戈耶尔,他根据自己的实地调查研究写出《那乃族传统的日常礼仪》一书,对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那乃族传统的渔猎生产、禁忌和生活礼仪作了详细介绍。


那乃村落 祥和宁静的秋日童话



那乃族村的居民并不多,秋日的午后有凉凉的风,很少有人在户外活动。我们的巴士停在村口,最先跑来迎接我们的是村里大大小小的七八只狗狗。村里来了客人,狗狗们也很兴奋,摇着尾巴围着我们前后穿梭跳跃。对我这种深度爱狗的人来说,当然也像他们一样开心,但这却吓坏了我们同行中怕狗的姑娘。




进了村才知道,村里有一家的母狗生了宝宝,村里来了人,整个村的狗狗都跑来守护新宝宝,这些小狗不怕人,一直跟着我,肉嘟嘟的身子特别可爱,真想偷偷抱走一只。



狗狗对那乃族来说是不仅是宠物,还是生活和工作的好伙伴。在漫长的冬日,狗拉雪橇是那乃人主要的交通工具。经过训练的狗狗,每只可拉70公斤左右的雪橇和货物,日行100至150公里。狗狗在运输、狩猎、看家、保护主人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故历史上那乃人又被称为“使犬部”。那乃族人忌食狗肉,这是北方通古斯民族共同的习俗。这两只一脸稚气的狗狗,长大后肯定也是主人工作中的好帮手。



居住在这里的那乃人,生活条件相对简朴,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热爱生活的心,随意的一个轮胎,都能变成美丽的花坛。



村里人的住房基本保持着木质结构,面江而建的房子,不但坐拥阿穆尔河的四季美景,还方便自家渔船的停放。和赫哲族一样,捕鱼和狩猎是那乃人衣食的主要来源。那乃人喜爱吃鱼,尤其喜爱吃生鱼。如果去那乃人家做客,进门时主人会给他们认为尊贵的客人吃凉拌生鱼肉,如果客人不吃,通常会被认为是失礼。



两辆小自行车和电视接收大锅,让我似乎看到了主人家的家庭结构,两个可爱的小男孩和几只小狗,男孩们骑车的时候,狗狗会喜欢跟在他们后面追逐。




这只狗狗看似很凶,一直对着我们狂吼,但其实狗狗很像小孩,只要向它们轻轻地发出“嘘”声,一般都会安静下来,这招对我家狗狗很有效,我在各个国家都用过,我发现它对全球的狗狗通常都有效。狗狗安静下来,对我很友善,摇着尾巴开始卖萌。



这户人家在盖新房,一块块木板在小雨后湿润的空气里散发着阵阵木头的原香,一切都那么安静恬淡。




秋天的落叶把篱笆墙内外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金黄色地毯,这江边人家让我深深着迷。正在拍照,房子里走出来一个笑容可掬的爷爷,这像油画般美丽的院落,是他独居的家。





风吹在身上虽然有些凉,但眼睛得到了充分的享受。



三步两步间便是一处美景,尤其是这一丛丛翻滚在风中的芦苇荡,让我深深着迷。这些在当地人看来最日常的角落,在我们这些异乡人的眼中,便是旅途中不可多得的偶遇。



我不光受狗狗的欢迎,也得到喵星人的喜爱,正在拍照,从屋里走出的喵星人让我惊喜。






侉子是那乃男人们驰骋天地的主要交通工具,从身边经过的汉子们,会递来腼腆的笑容和问候,虽然旅行至此的人不多,但时至今日,他们的生活方式还是引起很多旅人的好奇和探访。




除了侉子,小小的渔船给世世代代的那乃人带来了丰厚的渔获和源源不断的财富。



有的人家也有小汽车,但感觉更像是摆设,橙黄色的小汽车在院子里闪闪发亮,像是精心摆设过的装置艺术。



即便是报废了的车,也随意地停在路边,成了一道风景。好吧,我确实不该爬上去。



这是村里的小小报刊屋,一个女孩走了进去,进去之前向我们友善地点了下头。




从风浪中的捕获,到日经月累的光照,便成了挂在屋外晾晒的鱼干。这想必是陪那乃人度过漫漫寒冬中最美味和最温暖的食物。那乃人喜欢吃鱼也擅长烹饪鱼,熟食如加工好的鲟、鳇、鲑鱼子,其营养价值较高。也将鱼片和兽肉蒸、烤、煎、炖、煮、炒等技法加工后食用,其中鱼松是每餐必不可少的高营养美味。




村里的小小修车铺成了男人们社交的重要场合,从侉子上下来的汉子钻到热腾腾的小屋里取暖,窝在房檐下的爷爷晒着太阳,他的狗狗也随着主人的目光,转过头来望向我。爷爷长得更像俄罗斯人,他腼腆地笑着,末了还向我挥了挥手。




河边是一派不慌不忙的捕鱼时光,两三个男人正在把船拉上岸,一个少年坐在自家的渔船上眺望着远方。



14岁的少年显得很羞涩,自始至终保持着这样的坐姿。他家的船身上印有日文,应该是收购来的日本二手渔船。在哈巴罗夫斯克的大街上,会看到很多车身上都印着日语的二手车,从民用到建筑用工程车再到渔船,总能见到让我们熟悉的字样。





站在江边,眼前就是一江之隔的我国东极小城抚远,一江之隔隔断了一个民族,但割不断他们的语言和血脉,也割不断他们捕鱼的技能和对这片流域深深的眷恋。



●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图文作品,均已自创作者处取得合法授权,小版公司享有对外展示、转授的权利。您在本网站购买相应的商品,若对内容未加更改,且完全遵照本网站使用说明及现行法律规定的前提下下载和使用,均不会侵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图文作品未经小版公司授权许可,禁止任何主体转载或商用,若有需要,请进行购买,否则小版公司将保留一切法律手段维护本公司的合法权益。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图文作品所述观点仅代表创作者本人,本网站不对内容负责。
本网站在线销售的数字化商品属于不宜退、换的特殊商品,您在购买时已经明确了解本网站销售商品的所有属性,一经出售概不退换,小版公司有权拒绝您的退货且不承担任何责任。